我校举行纪念廖承志前董事长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加入时间:2009-11-23 点击:0

                                    “暨南大学办学目的是接纳海外的炎黄子孙,让大家共沐中华文化!”

    斯人已逝,廖公常挂在嘴边的这句铿锵有力的话语,却依然在暨南人耳中回荡。时值廖承志同志诞辰100周年,9月22日下午,我校在办公楼929室隆重举行纪念廖承志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胡军校长、蒋述卓书记,校原党委书记伍国基、原党委副书记朱明,林如鹏校长助理以及部分在职教师、离退休教师、学生代表以及中央、省市与港澳媒体记者参加了座谈会,座谈会由蒋述卓书记主持,胡军校长作主题讲话,与会代表纷纷发言,对曾为暨南大学的建设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廖公表达深切的怀念。

    廖承志是党和国家的一位重要领导人,新中国成立后长期主持国家侨务工作,在建国初期摘掉华侨地、富帽子,维护侨胞权益,改革开放后在动员和吸引广大侨胞回国投资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

    廖承志十分关心华侨高等教育,大力支持“华侨最高学府”暨南大学在广州重建和复办,并担任暨南大学董事会董事长,大力推动了新中国华侨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

    1958年至1983年,是廖承志与暨南大学紧密相连的25年。这段时期,暨大经历了重建、停办再复办时期。作为董事长,廖承志为暨大的重建、复办奔走呼号,耗尽心血。

    胡校长:“廖董事长为暨南大学所做出的特殊贡献永远铭记于暨南人心中”
   
    胡校长围绕廖承志与暨南大学的两度复校主题,深情回忆了廖承志为暨南大学两度复校、发展新中国的华侨高等教育事业所做出的重要贡献。

    胡校长动情地说,廖承志为1958年暨南大学在广州的重建工作耗费了大量心血。他回忆道,1958年9月,为适应侨生回国升学的需要,在陶铸、廖承志的大力推动下,停办8年的暨南大学在广州重建,时任中央侨务委员会主任的廖承志,对暨南大学的重建工作始终予以热情关怀。当广东开始筹建暨南大学时,中侨委即拨专款人民币100万元资助。廖主任还身体力行,多次莅校视察指导工作,就如何办好暨南大学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意见。1962年3月,在北京听取暨大王越副校长汇报工作后着重指出;“科系专业不宜设置过多,新闻及对外贸易专业应招收侨生;暨大还须艰苦奋斗,搞好基础课,提高教学质量。”1963年2月,为凝聚侨心,团结一大批关心、热爱华侨教育事业的有识之士,把暨南大学办成一所具有特色的华侨大学,暨南大学董事会在广州羊城宾馆隆重举行成立大会暨第一次会议,这是新中国高校成立最早的董事会。廖承志对董事会的成立给予极大支持,并出任首任董事长。

     胡校长回忆了廖承志为暨南大学恢复校舍多次奔走的经过,他说,文革时期,暨南大学被迫停办。1978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恢复暨南大学。暨大复办,首先面临的是校舍问题。当时,第一军医大学使用了原暨大校舍。有人提议,让暨大另外置地建校舍。廖承志坚决不同意,他说:“暨大要在原址复办,才有价值。”廖承志向中央领导汇报了情况。1978年2、3月间,廖承志与中央军委秘书长罗瑞卿分别召开了有关解决暨大校舍问题的专门会议,决定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在3年内逐步把校舍归还暨大,以支持暨大的复办工作。

    胡校长忆起当年廖承志亲任董事长、主持为暨大复办捐款的事迹也非常感慨,他回忆道,1978年6月,廖承志出任暨南大学董事会董事长,他亲自主持庆祝暨大复办和叶剑英委员题写校名的盛典,主持召开暨南大学复办后的第一次董事全体会议,抓复办工作中的校舍和规划问题。他还书写“暨南大学”四个字,给学校制作校章。在出席董事会议时,他提出兴办医学院和华侨医院的问题,在他的倡议、支持下,来自全国各地的近三百名讲师或主治医师以上的医疗、教学、科研骨干支援了暨大医学院、华侨医院的创办,使暨大医学院和华侨医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发展壮大。为解决暨大资金短缺问题,廖承志请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霍英东为暨大捐款780万港元,请香港知名人士王宽诚两次捐款110万元。

    胡校长还回忆了廖承志同志对侨生的关怀细致入微的点滴事例,他说,在暨大建校期间,廖承志亲自交代:华侨学生多数是从东南亚回来,喜欢赤脚,喜欢冲凉,造学生宿舍时,地面一定要平整,每两个宿舍要有一间冲凉的浴室。针对暨南大学招收华侨、港澳学生和台湾省籍学生较多的情况,廖承志指出:“华侨、港澳学生在各方面都同国内学生不同,有其特殊的地方,不能简单化,要一视同仁,不得歧视,根据特点,适当照顾。要根据他们的特点,正确地、耐心地、生动活泼地进行工作,使学生好像在家里一样感到温暖。”

    胡校长提起了当年廖承志临终前为“24号文”批下“我完全同意”之事,在场师生也为之动容。胡校长回忆道,在廖承志不懈努力下,1983年,中宣部、教育部、国务院侨办联合起草了《关于进一步办好暨南大学、华侨大学的意见》。经过两个月的起草修改,文件最后送到了廖承志手中。廖承志当时已病重住院,亲自提笔在文件上作出批示,写下;“我完全同意。”遗憾的是,1983年6月10日,廖公因病在北京逝世。同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了《关于进一步办好暨南大学、华侨大学的意见》,指出进一步办好暨南大学和华侨大学,具有重大意义。中央决定把暨南大学列为国家重点扶持的大学,因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并进一步为暨大的办学指出努力方向,明确指示暨南大学要办成具有特色的华侨大学。廖公临终前的举措,为暨南大学坚持侨校特色办学和之后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正因为廖承志对暨南大学的重建、复校与发展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在暨南大学2006年百年校庆之际,在新落成的图书馆内,隆重举行了“暨南六先贤”铜像揭幕仪式,廖承志和其他五位对暨大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先贤的铜像矗立在暨南大学新图书馆大厅内。

    最后,胡校长动情地说:“廖承志董事长为暨南大学发展所做的特殊贡献永远铭记于万千暨南人和海外侨胞心中!”

    暨南师生:“饮水思源,吃水不忘掘井人,暨南人将铭记廖公遗教,为学生提供优质教育”

    老校长王越今年105岁了,因身体原因无法亲临座谈会现场,但他接受了新闻中心记者的采访,这位须发雪白的老人谈吐自如,条理清晰,他深情地回忆起廖承志先生当年为暨南大学复校所作的卓著贡献,并详细地描述了暨大复办时的许多细节和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他认为廖承志是暨大复办最大的功臣。

    离退休老领导伍国基、朱明认为,吃水不忘掘井人,应铭记廖承志的功德,为早日实现建设特色鲜明、海内外知名的研究型大学奋斗目标而努力。

    退休干部马兴中同志曾写过《廖承志与暨南大学》一文,他对廖公为暨南大学所做的点点滴滴如数家珍:廖承志的名字与暨南大学广州时期的历史紧密相连,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热情关心、鼎力支持暨南大学在广州重建,并兼任暨南大学董事会董事长,团结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和热心教育人士支持暨南大学办学。1978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恢复暨南大学,他更是躬亲其事、殚精竭虑,周密筹划,充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克服重重困难,做好筹备工作,实现暨南大学当年复办,当年招生开学。他还亲自领导制定暨南大学远景发展规划,为学校的建设发展、改革开放,指明前进方向和奋斗目标,在暨南校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曾在1986 -1989年担任华侨医院院长的张大钊先生此次专程从香港回来参加座谈会,提起廖承志提议并支持兴办医学院和华侨医院之功德,他非常感慨:香港、澳门的许多医院,都能见到暨南大学培养的医务人才的身影,处处都体现着廖公的一片心血。

    退休干部王琴珍同志回顾了当年暨南大学获得教授审批权的经过,她说没有廖承志先生的悉心关怀和指导,复办后的暨南大学各项工作不会那么快就走上正轨,正是因为有了“侨校”特色和国务院侨办的关怀,以及廖承志在临终前签署的“我完全同意”的“24号文”,因“特”而贵的暨南大学才获得了很好的发展机遇而有了今天的辉煌。

    华侨医院院长黄力回顾了廖承志为创办医学院和华侨医院所做的贡献,他感慨地说,能告慰廖公的是,我们正在实现他当时的心愿,在几代华医人的努力下,医院正稳步发展,我们的心愿是能将医院命名为“廖承志纪念医院”,以铭记廖公为华侨医院所做出的特殊贡献。

    马秋枫老师认为廖承志当年对暨南大学各项工作的指导完全符合现代教育理念,称得上一位教育家;华人华侨研究院鞠玉华老师谈起了廖承志为中日友好关系作出的特殊贡献;学生代表也表示将铭记廖承志董事长的教诲,用青春和热血谱写暨南人的新篇章。

         蒋述卓书记:“办好暨大就是对廖承志同志最好的纪念”

    最后,蒋述卓书记作了总结讲话:办好暨大就是对廖承志同志最好的纪念。他说,廖承志同志是党和国家的一位重要领导人,党和国家侨务工作的主要开拓者,暨南大学重建和复办的积极推动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召开纪念廖承志前董事长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深切缅怀这位暨南先贤,旨在总结暨大重建50年、复办30年以来的成绩和经验,激励广大暨南人饮水思源、发愤图强,为建设特色鲜明、海内外知名的研究型大学而努力。这次座谈会也是学校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暨南大学在广州重建50周年暨复办3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内容之一。

    蒋书记强调,纪念廖承志同志,要更加坚定地坚持“面向海外,面向港澳台”的办学方针。中央〔1983〕24号文件的精神实质就是“立足侨校,为侨服务”。廖承志同志念兹在兹的也是“暨大办学目的是接纳海内外的炎黄子孙,让大家共沐中华文化。”我们要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深刻认识暨南大学的性质和地位,进一步增强“为侨服务”的自觉性和坚定性,继续在“凝聚侨心、发挥侨力”、“推动祖国和平统一事业”、“传播中华优秀文化”等方面作出更大贡献。

    蒋书记指出,纪念廖承志同志,要更加坚定地坚持“解放思想、科学发展”的思想理念。暨南大学的重建和复办,实际上是党中央和国务院解放思想的重大举措和成果,其中廖承志同志发挥了重要的影响和作用。他一手促成但未来得及亲眼见证的中央〔1983〕24号文件,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上,无不闪现着熠熠的思想解放的光辉,提出了许多在当时甚至当今都具有突破性和创新性的政策和措施,对我校教育事业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指导作用。可以说,廖承志同志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先驱和楷模。

    蒋书记最后强调,纪念廖承志同志,要更加坚定地坚持“求真务实、奋发有为”的工作作风。邓小平同志指出,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干出来的,不干,半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廖承志同志的一生,突出体现在一个“实”字上,他是用心用情用力去做侨务工作和华侨教育工作的。他曾就暨大的建设和发展多次进行调研、视察、听取汇报,并做了大量的协调磋商工作,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指导性意见或建议,为暨大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体现了其一贯的“求真务实、奋发有为”的工作作风。廖承志同志的这种工作作风是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是我们每一个暨南人都应该也必须学习、坚持和发扬的。

                                                    (学校新闻中心)

 

                                                         (叶虹)

 
Copyright © 2009 Jinan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暨南大学 版权所有